作者:戴老板

数据支持:远川研究

从郑州新郑机场下飞机,打车半个小时就能开到郊区的薛店镇。下了高速,拐进该镇的 世纪大道 ,便可看到上市公司雏鹰农牧的招牌。

雏鹰农牧是A股第一家养猪上市公司,每年来调研的投资者很多,他们的共同点是下车后都会先猛吸一顿鼻子,试图嗅出空气中的猪粪味儿。不过进了厂区,他们便会被接待人员拉到一个4800平米的展厅,门口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猪公馆。

猪公馆有精致的猪文化看板,有巨大的养猪场模型,厅中央还摆着一头白胖的肥猪塑像,周围环绕着四只小猪,引得访客纷纷合影,竞相与猪同框。2020年我去调研,刚一进门,讲解员姑娘就大声地说道: 我们这儿展的全是猪!

我看了下墙上贴满的领导合影,顿时感到中原大地民风淳朴。

雏鹰的老板是薛店镇本地人侯建芳,故事很多,比如从国学班挖了个女讲师来做总裁、资助儿子侯亭阁搞电子竞技、豪掷上亿入股沙县小吃、转型搞金融最后负债百亿等,这些故事在资本市场圈广为传诵,共通点就是:跟养猪没什么关系。

2020年是己亥猪年,但迎来本命年的雏鹰农牧却流年不利。去年下半年以来,雏鹰陆续被曝出财报造假、现金流紧张、股票质押被平仓、信用等级被下调、用猪肉来 肉偿 5亿贷款等负面消息,而侯建芳所持的12.6亿股股份也被轮候冻结。

上市公司陷入困境,产业链上的养殖户也不好过。据新京报报道,雏鹰合作养殖的三门峡市中朝村的养猪户张大飞,从去年11月开始就遭遇了饲料供给短缺,在把家里秋收存下的2020年1月30日,在离春节还有6天的时候,雏鹰发布公告称预计亏损29~ 33亿,理由是 公司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 。面对这种 扇贝跑了 级的解释,有网友调侃:如果按肉价来算,这至少得饿死百万头猪。

百万头猪倒在了猪年春晚之前,仿佛给这一年定了个调。

01

在陆家嘴,你至少可以找到5000个对养猪产业分析地头头是道的金融民工,比上海养猪的农户还多。他们整天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就叫做 猪周期 。

在过去的十六年里,中国经历了差不多4轮完整的猪周期,每一轮周期的长度差不多在1400~1500天左右,上一轮的周期底部在2020年4月,推算下来,到雏鹰饿死百万头猪的2020年底,猪价已经在底部徘徊了小半年时间了。

每次 猪周期 ,故事和情节都非常类似:猪肉价格下跌——养殖户大量淘汰母猪——生猪供应量减少——肉价再次上涨——养殖户倒过头来大量补栏——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剧增——猪肉价格再次下跌。

(责任编辑:斗地主经典版)

本文地址:/shiping/20200629/8091.html

上一篇:国办出台意见加快发展流通:推进夜间经济发展
下一篇:最被看好的十大港股:小摩升安踏体育目标价至78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