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辩保 6 6位经济学家如何看待中国经济增长

再辩保 6 6位经济学家如何看待中国经济增长

围绕着保 6 这一主题,中国经济学界近日展开了大讨论,此次新京报再次邀请多位经济学家就多个话题展开了探讨。

中国潜在经济增长水平到底是多少?政策还有多大空间?徐高和王勇都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约束在需求而不在供给,要实施扩张政策。陆挺则表示,政府应该珍惜已经不大的政策空间,用市场化改革的方法去稳定乃至提升经济增长潜力,而不是短期的刺激。

余永定此前提出,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重点依然是基础设施投资。这是否可行?陆挺认为,目前资本回报率在持续下降中。但王勇认为,中国的基建投资不只是以往的 铁公基 ,还有很大的空间。尽量减少低效率投资很难,但不能因噎废食。

近年来,不少人提出,人口红利的消失导致中国经济增速下行。那么,老龄化到底是影响中国经济的快变量还是慢变量?殷剑峰认为,人口老龄化这一慢变量正在变成快变量。陆挺表示,虽然老龄化是慢变量,但未来十年变化会更大。

对于改革与增长的关系,徐高和罗志恒都认为,不能把促改革与稳增长对立起来。 以改革的名义来淡化对经济增长的追求,是打着改革的旗号来否定改革。 徐高说。此外,对于提振民企信心,多位经济学家都认为,关键在于政策要保持一致性,不能变来变去。

焦点1

中国经济潜在增速到底是多少?

徐高:有人以潜在增速水平下降来论证我国应该放任经济增长的下滑,这是将西方经济学的概念硬套在中国而得出的误读。所谓潜在增长水平,是西方经济学的一个概念,指的是不会带来如物价加速上升这样的副作用的增长水平。在西方经济学中,潜在增长水平代表的是经济增长的潜力,是经济中资源充分运用而实现的增长水平。如果经济的潜在增长水平下降了,那就是经济的供给能力增速下降了,宏观政策对这样的增长放缓无能为力,只能放任。这也是有人认为我国应该放任经济增长的重要原因。潜在增长水平这个概念本身没什么问题,问题出在把这个概念盲目套用到中国经济上。事实上,观察中国经济可以得到两点重要的结论。

第一,中国经济实际增长水平长期低于潜在增长水平。而西方主流宏观经济学认为,经济一定围绕潜在经济增长水平运动,一个经济体的经济增速不能长期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水平。这是因为主流宏观经济学不相信市场在长期都不能达成资源的有效配置。但中国经济仍然处在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市场并非资源配置的唯一决定因素。比如,种种因素导致了在我国的收入分配中,消费者部门获得的份额偏低,而消费者之外的部门获得的份额过高。在这些扭曲因素的影响之下,我国长期处在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的状况下,经济增长水平长期未达到其最大可能。也就是说,我国经济增长水平长期运行在潜在经济增速之下。

(责任编辑:斗地主经典版)

本文地址:/shizhuang/20200629/8050.html

上一篇:第三方软件付费抢票业斗地主经典版务,套路还是服务
下一篇:额外减产以外沙特豪言独自再减40癞子斗地主万桶/日 油价续涨